2017年3月16日 星期四

〈醫治釋放見證〉上帝能夠 透視生命最深層的幽微之處

身為自從外公、父母以來的第三代基督徒,從小在福音派教會的環境長大,受洗已經34年,家庭美滿、工作努力、西裝筆挺、敬虔守份、固定聚會、穩定服事……陳重義覺得自己從小到大,已經享受如此多上帝的愛;他實在想不到,自己還有甚麼需要被醫治釋放的地方?

見證人│陳重義弟兄
陳重義弟兄(後排右一)在醫治釋放中經歷聖靈的奇妙。


      「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醫治釋放課程,原本是為了想要學習如何幫助別人而報名的。」陳重義弟兄說。當他受到牧師的邀請與鼓勵,他第一時間的反應是:要完整參加四個整天,在金融界擔任主管職位,怎麼可能請那麼多天假呢?另方面,他也認真地思考:「我已經五十幾歲了,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,得到上帝這麼多的愛了,還有甚麼需要被醫治釋放的地方呢?」想了很久,實在想不出來。


       其實,陳重義起初之所以猶豫不決,他很坦率、真誠地道出根本原因,「因為我一直在福音派教會,對靈的部份比較保守,對聖靈的醫治也較陌生。」因此,對於醫治釋放,他比較沒有學習的熱衷。「可是,當我為了這件事禱告,很奇妙,聖靈催逼要我學習,要我參加,加上焜梁哥也鼓勵我,我最後還是參加了。」

      「我是健康的,是沒有什麼瑕疵的,我是來學習醫治的,不是來被醫治的……」抱著這樣的心,陳重義交出那份清清爽爽的七個釋放禱告服事檢核表,愉快地上課,認真地做筆記,輕鬆地在工作坊坐下,直到那時他還是不覺得自己有甚麼要處理的地方,充其量是「自以為義」的部份吧!


聖靈動奇妙的善工

       但是,當他看到第一位被服事的教會兄長,那是一位很受大家尊敬的兄長,是那麼認真地敞開尋求,陳重義的心開始柔軟下來,甚至有一種感動:「我會不會太自以為義?我也很想知道聖靈覺得我還有甚麼要改變的地方……」
當陳重義用新的心情、真誠地做出「主權奉獻」、「認罪悔改」禱告之後,奇妙的事開始發生,他哭了!不知道為甚麼就哭出來……輔導員問他:「你有甚麼需要饒恕的人?」他回答說:「我沒有,沒有,沒有誰得罪過我,我沒有甚麼需要饒恕的對象。」

       當開始禱告尋求聖靈的光照和引領,突然有一些關鍵性的字句在他的心裏浮現,是他從未想到的;一些浮光略影的畫面在他的眼前開始清晰,是他幾乎不復記憶的;甚至,有一個已經遺忘已久的人名竟然在饒恕禱告中脫口而出,彷彿從來沒有離開過。


深埋的記憶場景突然浮現

       一種說不出、很深的愛湧流到他的內心,一幕幕打開回憶的場景。「這是聖靈的工作!」陳重義非常驚訝,在禱告聲中,他看見童年時期的自己,那個唇顎裂的自己,在那個醫藥常識貧乏、還不被理解、不被接納的年代,站在幾個小學同學中間,被言語霸凌、嘲笑甚至被欺負。

       聖靈又引領他看見,年幼的他跟在父母身邊,被鄰居指指點點、批評議論:「他們家一定有業障、遭報應,不然這個囝仔的嘴怎麼會生成這樣!誰教他們不拜神明祖先、去信耶穌!」

       他又看見一個場景,是他的母親得到癌症,來到台北看醫生,到教會作禮拜的時候,因為講台上一些無心的內容,父母親的內心都受了傷害。當時陳重義覺得應該沒有甚麼,甚至還安慰爸爸媽媽……但是直到這時,才驚察原來那個苦毒還是壓抑在自己的內心深處!


震驚於聖靈的奇妙工作

       陳重義既震驚,又感動;他很驚奇,又願意順服;他被喚回過去的吉光片羽,深埋的情緒一一湧出。原來,聖靈真的清楚知道他還有一些未處理的、很幽微的、深處的問題,不知不覺影響著他的生命。當陳重義順服聖靈的帶領,一一地提名作饒恕禱告,把這些苦毒的情緒交託給上帝時,他哭得很厲害、哭得很痛快,哭過之後覺得非常的輕鬆,非常的自由,非常的快樂,他覺得太奇妙了。

      「我從這次學到一個件事,在醫治釋放的時候,不要只看到表面的問題,必須在禱告裏面,順從聖靈的引導,才可以看到自己內心一些苦毒、內在誓言這類的、很深的問題。」陳重義非常珍惜這次寶貴又深刻的經驗,完全改變了他對聖靈工作的看見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