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5月9日 星期四

致,我一生事奉的榜樣

獻給我們的區牧,我的媽媽郭英馥女士

文╱楊載虹(六姊區)

圖說:楊載虹姊妹(後中)與六姊(前中)牧區的姊妹們合影。

寫於 2024 年4月14日牧區歡送六姊,她是我們的牧者、屬靈的母親,亦是我的母親。

親愛的六姊:

能有機會這樣稱呼妳很有趣!能有機會加入六姊牧區很幸福!這是我當媽媽十五年來,透過牧區得到最豐富裝備與滋養的一段體驗,謝謝妳願意收編我及我的外展事奉加入六姊牧區,讓我的牧養服事有了一個歸屬。

2024年5月3日 星期五

祂不只說沒事,更陪我一起看診!

文/李雅婷(哲明區)

圖說:李雅婷姊妹(後右一)與遇見神營會的夥伴們合影。

祂的話臨到我,賜下真平安
緊張的過程卻有大恩典

    2023年農曆年後我辭職了。或許是因內心急著找到一份喜歡的工作,在壓力漸增下,某天晚上我發現左大腿後側有一個毛囊紅腫疼痛,隔天就到家裡附近就醫,但症狀並沒有好轉,反而更嚴重,紅腫熱痛範圍擴大到整片大腿後側。一週後我轉去大醫院看診,診斷是蜂窩性組織炎。

2024年4月25日 星期四

踏出去,事就這樣開始了!

一起來體驗「宣教日常」的輕旅行

文╱羅文珠(怡朱區)

羅文珠姊妹(左三)與弟兄姊妹參加雲林眾教會聯合聖誕踩街活動。

走出熟悉固定的疆界
去雲林短宣

    每天固定的上下班時間,七點多到學校,四點半到家。固定的交通路線,從家裡到學校,從學校回家,路上的商店與紅綠燈都是這麼熟悉。回家以後,料理家務:煮飯、洗衣、打掃房子……。這麼穩定的上班族生活,讓我不費力地活在生活軌道裡,卻也覺得了無新意,想做點新鮮又有意義的事。於是決定來趟輕旅行,我參加了雲林短宣隊!

2024年4月18日 星期四

雲彩般圍繞的愛與禱告,伴我走出憂鬱谷!

文╱邱安恂(社青五)

圖說:邱安恂姊妹(左前)與媽媽、妹妹和先生合影。

2022年一個平凡的清晨,手機一如往常在七點多叫我起床。我躺在舒適的獨立筒床上,不情願地睜眼,天空的藍與陽光從窗簾下的縫隙,爭先恐後地湧進我的房間。我開始在心裡暗罵髒話。

失眠,倉鼠滾輪上的屍塊

已經吃安眠藥半年了,我想方設法讓自己睡著,不論是靠藥物、正念練習,還是把窗戶封得嚴實,在一片漆黑中睡覺。試了各種方法,仍效果不彰,失眠就像窗簾下的那道陽光,我把它拒於窗外,它還是找得到縫隙鑽進來。

我撐起身,坐在床鋪上,滿身是揮之不去的疲倦,好像昨天有人痛毆我似的,睡眠並沒有讓我身心靈充飽電。日復一日,生活越來越疲倦,我只好持續灌咖啡讓自己清醒點。我覺得自己像隻在滾輪上狂奔的倉鼠,跑快一點,越累就再跑快一點,否則一旦停下來,我生活的齒輪就不會轉動了。我找不到生活正確的節奏,但我知道我好想從倉鼠滾輪上被「挪」下來。我覺得自己像個屍塊,希望有誰打斷我,把我像卸貨一樣卸下來。

2024年4月11日 星期四

在人間煉獄,看見天父的愛多麼不可思議

大都會菲律賓短宣之旅

文/翁兆言(哲明區)

翁兆言弟兄(左)參加短宣後,渴望更多把耶穌的愛傳出去。

「要不要去參加比爾牧師同行的菲律賓宣教之旅?」老婆Cathy打Line問我這個問題。說實在,我興趣不大,因為寒假是我一年最快樂的時光,除了能夠在美國跟小孩們相聚過農曆年,享受天倫之樂的偽退休生活,LA住得好、吃得好、玩得好,是我的超舒適圈,要我提早結束假期、付錢改機票去菲律賓短宣,根本是花錢找罪受,沒有任何想去的理由。但想到Cathy說過「最喜歡我們一起服事的時光」,我還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了。

2024年4月4日 星期四

謙卑來到主面前,有輕省和喜樂

文/張君睿(青年牧區大專網絡)

張君睿弟兄(左三)在自己的不足中經歷上帝的能力。

經歷一連串的挫折,
在禱告裡發現上帝美好的心意

我從去年開始準備建築師的考試,這是個國家考試,要考的科目很多,大部分都是學校沒教的東西,並且錄取率只有 6%,非常難考。一直以來,因著家人的高度期待及對未來道路的迷惘,讓我面對這個考試時產生了很大的壓力。在畢業開始工作後,每天下班我只想透過滑手機、看影片逃避,完全沒有動力準備。無止盡的法規與龐雜的學科內容,令我感到非常絕望,甚至開始怨天尤人,覺得都是服事太多害的,心裡也萌生棄考的念頭。

2024年3月28日 星期四

上帝復活的大能, 把我從死亡坑中拉上來

文/陳玉虎(新店真理堂)

陳玉虎弟兄經歷上帝的醫治,心臟衰竭全然恢復。

2023年春節期間天氣濕冷不穩定,對於有心臟血管疾病的我是嚴酷的考驗。接連幾天我呼吸困難、難以成眠,只能驅車前往醫院尋求診治。

現代醫學救不了我,只能等死

到醫院做了一連串繁瑣的檢查,我的主治醫師說:「你的心臟嚴重衰竭,冠狀動脈嚴重狹窄,好幾個問題合併,要即刻住院治療。」並幫我加掛另一位心臟外科權威醫師,要我聽從這位醫師的建議。這位權威醫師看了我的各項檢查報告後,轉頭看著我說:「陳先生,以目前的醫學是救不了你的,開刀也沒有什麼用。」聽到這話,我很淡定地問醫生:「那我是不是只有等死了?」醫生很明確地告訴我:「是的,這個狀況可能只有神能救你了!」「那我還能活多久呢?」醫生說:「這種狀況有時很快,有時會持續惡化拖個半年、8個月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