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

〈生命見證〉從貧寒人到與王子同坐

曾經,文仁牧師是個從鄉下到台北、大學重考4年、自我形象低落的人。在愛與真理裏,上帝慢慢醫治他、修復他;如今,他仍然謙卑,但內在的生命已完全不同。今年48日在台南真理堂舉行按牧典禮,正式成為台灣信義會的牧師。這篇故事,送給那些覺得自己不會、不配、不能的人;因為在基督裏,凡事都可能。


◎見證/詹文仁(台南真理堂牧師)
◎整理撰稿/傳播部文字組

        1989年,我從台東剛上來台北,住在師大路靠近河堤的「小男舍」,是真理堂專門給重考生住的宿舍。我是家中第一個考上大學的,家人都會對你抱著期待;但是,我重考到第4年才考上。那時,我的狀況不是很好,自我形象、能力感都很低,而且,當時來到學舍的時候,大專團契都是台大的學生,對我的自我形象衝擊很大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但是那時,有些事令我的眼光和生命漸漸地轉變了。還記得那時候有位研究生宙攀哥(現任桃園真理堂牧師)很照顧我們,我還沒受洗,宙攀哥會下廚親手煮東西給我們吃,還曾經將一只託香港僑生買的桌球拍送給我。在真理堂,有許多類似這樣的小故事,讓我這個鄉下來的的重考生,感受到上帝無條件的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前後住過小男舍,和10年的信義學舍,學舍對我影響很大,在這裏我認識信仰、認識愛的團契,跟弟兄們住在一起,有真實的愛的互動。記憶最深刻的是,在過程中,我經驗到無條件的被愛、被接納。


愛的記憶亮點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來真理堂不久的某一年,我跟妹妹單獨在台北過年。財務同工請我們去辦公室,說有人為我們奉獻了一個紅包。我很驚訝:「欸?我們從外地來這邊,都還沒受洗,這位我都不認識的人,為甚麼可以包紅包給我們?」這種無條件被愛的記憶令我印象深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在重考期間,我參加晚堂崇拜,習慣坐在最後面的角落,為甚麼呢?因為環境很陌生,自己也很自卑。當時,有位弟兄看到我是新朋友,就主動坐在我旁邊接待我,他不只接待我,還陪我禱告,跟我相約:「以後你每個禮拜來,我都可以陪你禱告。」早期就被接待的經驗滿深刻的。那位弟兄就是現在洛杉磯真理堂的張四維牧師,他那時還是一位動物醫生。

        1990年的聖誕節,我受洗了。在小男舍住了兩年之後去當兵,退伍後重考進入大學就讀,就申請住進信義學舍。有一段時間,我在真理堂打工,做總務部工讀生,那時蘇哥(蘇奕璋牧師)是總務同工,我就跟著他打工、打雜……雖然是工讀生,但我甚麼都做:洗玻璃、擦玻璃、除草,還有修剪學生宿舍外面的杜鵑花欉。在打工的過程中,漸漸地愛上教會、把它當作自己的家。蘇哥讓工讀生自己登記時數,但有一陣子我都沒寫,因為我覺得教會像是我的家了。後來,我要去當兵,他們拿冊子來結算,一看,欸?都沒寫。不過,他們沒有這樣就算了,教會還是給了我一筆工資。

改變我生命的兩個元素:上帝的話、無條件的愛與接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這些對愛的領受的過程,讓我愈來愈敞開,自我形象也慢慢被醫治。當年還有一個事件對我影響很大:有一次,聽說有位台大學生自殺了,這對我衝擊很大!一個讀書讀得那麼好、學業能力那麼強的人竟然會自殺?我覺得上帝在對我說話,上帝對我說,即使一個人很好,他有外在的一切,但若是他沒有認識上帝,他還是沒有盼望。透過這個事件,上帝讓我的眼光改變了:人,不是看外面的成就,而是看裏面有沒有耶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雖然,我還是很自卑,但是上帝溫柔地、慢慢改變我的眼光,轉換我的自我形象以及對人的看法。我開始覺得,一個人如果沒有認識耶穌,那是最大的損失。像我們這樣,一個很軟弱的人只要認識耶穌,祂會慢慢地修復我們。

  住在信義學舍的期間,我變得很渴慕耶穌,很渴慕上帝的話。我大量讀經,能力感也增加,我愈來愈快樂。本來的我,覺得自己的人生沒有太大的盼望和意義,書讀得那麼爛、人際關係也真的不好;可是,來到真理堂,認識耶穌,我被修復了,甚至找到異象:我可以成為被主使用的人,我可以成為一個愛的器皿。上帝恢復了我的自我形象,我相信上帝可以用我,這對我的人生有很大的意義和盼望!

傳道人這條路,從不敢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覺得,上帝經常透過祂的話在我身上工作。常常在我讀上帝的話語時,祂就鼓勵我、安慰我,感動我渴望走祂的道路。過去我從沒把握要當傳道人,因為我不至於那麼勇敢回應這件事情,我覺得不可能,我覺得那些能力比較好的人比較有可能。所以,即使我領受了呼召,但我一直都不敢肯定這件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很喜愛敬拜,敬拜的時候上帝很安慰我、很鼓勵我,一次又一次地,在敬拜中我領受上帝的愛,激勵我想要服事上帝的那顆心;但,我很渴望,又不勇敢。後來我去讀中華福音神學院,不敢說想當傳道人,我只跟上帝說,我很想被裝備,只是想裝備。但其實我很想服事上帝,我很渴慕服事上帝,我渴慕走上帝的道路;然而,自我形象的部分還是影響我滿大的,因為真理堂的傳道人像是楊哥啊、姚哥啊、蘇哥啊……很多都是很棒的!所以我從不敢想要當真理堂的傳道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當我尋求道路時,在一次的禱告會,上帝透過詩篇第1137-8節對我說話,「祂從灰塵裏抬舉貧寒人,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,使他們與王子同坐,就是與本國的王子同坐。」上帝對我說話,而且上帝說祂提拔貧寒人,讓他們與王子同坐。我就想,主啊,可能嗎?我憑甚麼與王子同坐?然而,上帝持續透過一些事情肯定祂對我的呼召,它要揀選我、提升我,而這句經文也一直影響我至今。

幽默的父上帝翻轉了我

        2001年,上帝為我開道路。透過禱告,祂讓我去了新加坡城市豐收教會,裝備了一年敬拜同工的培訓。回想起來,我會走上傳道人這條路,蘇奕璋牧師影響我很大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還記得我當工讀生的時候,有一次蘇哥問我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「文仁,你準備好要出來全職了嗎?」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「哪有?我才不要,」我回答說:「沒有,我不清楚!」
              「大家都清楚了,只有你不清楚!」蘇哥微笑著說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「哪有?」我還在抗拒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「你知道我是誰嗎?」我說誰?
              「我是先知,要聽先知的話。」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就說:「先知也有假先知啊!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現在回想起來,那個過程很有趣,上帝很幽默!其實我裏面知道,上帝好像在挑戰我、在預備我,只是因為我的信心微小,沒有勇氣。所以詩篇113篇那段經文對我為甚麼那麼重要?因為那是上帝對我的肯定,對我的鼓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感謝主看得起我,呼召我服事祂,我更感謝主賜下一位賢德的妻子念蒨,她是我很好的同工、很好的幫助者、很好的同伴。她全力支持我,也承擔了教會很多事奉;如果沒有她,我大概沒辦法宣教,也沒辦法當傳道人。感謝主,在祂的手中,祂翻轉我的生命,從貧寒人到傳道人,在基督裏,全然不同。

 編輯後記:詹文仁牧師自1989年起,在台北真理堂受造就、裝備、服事28年,用他的生命影響許許多多的弟兄姊妹,特別是他長期服事的青少年們。20168月,文仁牧師接受差派至台南開拓台南真理堂。

尋求之過程見證影片,歡迎至台北真理堂
YouTube頻道收看:

2018
48日按牧受職禮拜,及文仁牧師感恩見證分享,請至台南真理堂Facebook粉絲專頁收看: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