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

〈短宣見證〉出 走

2013年起,真理堂青年牧區差派一支支短宣隊,去到花蓮門諾醫院、嘉義基督教醫院、山地部落、西海岸、緬甸、四川等地,把耶穌的愛與祝福帶給有需要的人們。這篇是2016年短宣隊遠赴泰緬邊境的臘戌,一位成員寫的見證,他們服事、進班教學、為100多位孩子禱告,看見耶穌要他們看見的,自己也得著彌足珍貴的禮物─愛的眼光。

鄭睦宣弟兄(青年牧區)
睦宣弟兄(前排右一)與隊友們一起為臘戌當地的學校彩繪牆壁,將上帝的愛與祝福帶進那地。



有一種富足,是不靠物質的堆砌有一種幸福,是對明天簡單的執著有一種生命,是跨越了年齡貧富學歷的寬闊

  坐在教室第一排的緬族女孩對我說,她每天上午到國小教數學,下午到高中部上課。要想在國小部教課,得先在老師和主任面前試教和面試,競爭激烈,而她只有16歲。

  「辛苦嗎?」

  她點了點頭,卻莞爾說道:「我的夢想,是成為一位數學老師。」

  我常思索,是什麼力量鼓勵我踏上緬甸的土地?短宣的意義,不該只是在護照上多累積幾個戳章,抑或挑戰一個生命紀錄。我一直在為這趟「出走」找一個值得的「理由」;直到客旅異國的新奇感逐漸褪去,踏上臘戌黃沙滾滾的校園,我才知道,連結台灣與緬甸之間的,是上帝無條件且沒有理由的愛。

  短宣隊探訪了數間學校,遇見年屆古稀的老師,還有二十餘歲的主任。在他們眼中,沒有年齡長幼的問題,他們只是做好自己的角色責任,還有上帝交付他們的使命。或許他們的學生課業不是頂尖,而學校資源捉襟見肘,但他們委身在今日的教學中,竭力做好每一天的工作。看見這些老師的生命,我才明白,年齡、經驗、學歷和貧富都不是「出走」的理由,生命中有一種勇敢與委身,是認定自己的使命,然後傾力於今天的責任;然後,在關鍵的時刻,奮力一搏;而緬甸正處於這關鍵時刻。

  破損的球場、簡陋的廁所、破舊的桌椅和長板凳,新校舍的外殼在這裏顯得突兀而不協調。教室內的裝設與期待中的景象無異,簡陋狹小。只是學生人手一支行動上網的手機,玩著時下最新的手遊,與鐘響後質樸的課堂風景截然相異,這種心理衝突常讓我不知用甚麼心情與學生對話。外面的世界對臘戌而言似乎太快了。三年前,緬甸開放了封閉五十載的經濟,如今緬甸人的物質生活提升,精神內涵卻仍在落後的原地。看著下課時埋首於掌間的學生,我猛然覺得,未來五年可能將是緬甸的福音關鍵期,向世界伸出雙臂的緬甸,來者,不拒。

  短宣的一夜,上帝讓我在禱告中看見一份彌足珍貴的禮物─愛的眼光。從前被教育所吸引,是喜歡教學過程的變化與挑戰;而這幾年有更多機會服事青少年,在眼神與言語的對話中,上帝悄然地把愛孩子的心賜給我。從前不察,但這次來到緬甸才發現,這是上帝今年給我的禮物,使我越接觸青少年,越從心裏喜歡他們,那些在靦腆羞澀叛逆真誠背後的可愛。

  回程,在香港等候轉機時,緬甸的種種風情悠悠地浮上心頭,特別是那些孩子真誠質樸的神情。原來「出走」,是為了找到遠行的方向。看著玻璃窗上,映著飛往臺灣的班機和往來的人群。在黃塵中待久了,此刻的安適泰然竟顯得陌生起來,我突然想起有這麼一句話:「若要前行,就得離開現在所站的地方。」而我,現在站在哪裏呢?

  泊在空港的飛機注滿了油,時間已晚,我得出發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