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

〈24/7禱告見證〉光來了,積雪就要融化

如果要你用禱告等待上帝出手整整五年,你是否願意?大概很多人會說,當然願意。但,若是禱告中完全看不見上帝的時間軸?我們是否還能持續地、不灰心地、用信心和耐心,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地恆切禱告?

文│林欣樺姊妹


  五年的時間,長不長?五年的養育,可以讓一個初生嬰孩從躺臥吃奶到站立跳躍;五年的冰封,也可以讓手足之親變為陌路異客;也使一位滿懷盼望的喜樂婦人,從迫切禱告到無語問天。

  人是有靈的受造物,關係的破壞,會讓人感到靈裏痛苦。長青團契的長輩欣樺姊面對手足之間,因為母親失智的照顧分配等因素,發生衝突導致關係生變,她夾在中間、左右為難。身為基督徒的她,試著用耶穌的愛,想要做兩造之間的和事佬、想要做調和的光與鹽,到最後不是聽到大哥怒罵五弟,就是看到五弟抵擋三弟,親眼看見從小一起長大、相愛的手足,變成越行越遠、王不見王的冰封狀態,真的令她很心痛。

   欣樺姊這些年努力當溝通橋樑,也迫切禱告,她一直深信主會動工、主必看顧。然而,禱告了四、五年,毫無起色,而且兄弟們還越行越遠。

  「我最捨不得、也最擔心的是我的五弟,」欣樺姊原本是個喜樂健康的姊妹,然而提起兄弟姊妹之間的爭鬧,愁容堆上眼眉:「我的五弟本來是個熱情的人,他和我是家中唯一的兩個基督徒。我五弟曾經在他的教會也有服事,後來因為工作忙碌,離開教會,他跟兩個哥哥關係很差,跟身邊家人的關係也都越來越疏離,一個人獨居,退休後更不愛出門,門鈴也不裝,連家人群組也拒絕加入。」
這些年來,欣樺姊不放棄地為兄弟的關係禱告,也一直盼望有轉機出現。「主啊,拆毀有時,修復有時,主啊,孩子知道祢有祢的時間。但,我要用甚麼方法才能使我的兄弟們關係修復,彼此和睦呢?」

  有一次,住在高雄的大哥疑似中風而住進加護病房,欣樺姊趕緊聯絡台北的弟弟們一起搭高鐵去看大哥。過去幾年,弟弟們之間完全隔絕;好不容易等到這次機會,她拚命為這次的探訪禱告交託,也拜託主內肢體幫忙代禱。沒想到出發前,兄弟兩邊就為了誰不要見到誰、分別向她撂話。到了醫院,雙方近距離同場,氣氛緊繃。欣樺姊看到弟弟們多年不見,連在加護病房門口都還是硬著心、臭著臉,散去前雙方頭也不回,似乎連道聲再見都嫌多餘!欣樺姊想到年邁的媽媽、天上的爸爸,心裏又難過又傷痛,在高鐵上,她心痛地對主說:「主啊!我禱告了那麼久,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……」

  今年五月,進入24/7的禱告事奉,欣樺姊主動認領凌晨五點到六點的時段。本來她也有點掙扎,「這麼早起,我睡得飽嗎?而且,我能守得住嗎?」轉念又想:「既然是跟主立約,就要做到。」

  所以,欣樺姊按鬧鐘,提前15分鐘起床,先敬拜、認罪禱告、向主自潔,然後再站崗,為國家、為教會、為七座山頭禱告。欣樺姊說,和全教會一起禱告的感覺,跟過去自己一個人禱告的感覺很不一樣!

  在24/7禱告中,欣樺姊向主傾心吐意,她的腦海突然得到一段經文,在以西結書卅四章15-16節:「主耶和華說:我必親自作我羊的牧人,使牠們得以躺臥。失喪的,我必尋找;被逐的,我必領回;受傷的,我必纏裹;有病的,我必醫治;只是肥的壯的,我必除滅,也要秉公牧養牠們。」

  當這段經文浮現,她立刻想起她的兄弟們;上帝的話一臨到,她的裏面好像又燃起一股新的力量!於是,她用這段經文來為她的弟弟們禱告,求主紀念祂的應許,將失喪的尋回、領回,也求主親自纏裹並醫治兄弟之間多年的傷害。

  沒想到,一個月後,五弟突然失聯了,怎麼都找不到他,也異常地沒有接到任何回電,一連三天都杳無音訊。欣樺姊很擔心,和兒子專程跑去五弟家,因為沒有門鈴,只能用雨傘不斷敲門,樓上鄰居養的狗都被驚動得一直吠叫。最後,實在沒有辦法,只能從門縫底下塞進一張字條,請五弟趕快跟她聯絡。然而,五弟還是完全沒消息。

  五弟的失蹤驚動了所有家人,兄弟們也出動幫忙找尋,可是,五弟就像人間蒸發一樣,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裏?欣樺姊心急如焚,擔心獨居的五弟會不會發生事情?這時,長兄如父的大哥果斷地交代:「應該要報警!」欣樺姊很為難,一旦報警、事情就變得很複雜,她越想心裏越亂。最後,她決定在患難時刻,先跪下來謙卑求告主耶穌……。

  沒多久,手機突然響起,拿起來一看,不就是踏破鐵鞋無覓處的五弟嗎?

  互通電話後得知整件事是烏龍一場,原來五弟換新手機,年紀有了、操作不當,以致沒有接到來電。五弟說,他看到門縫裏的字條,才知道二姊來過了。

  「你知道嗎?我們都在找你,特別是老三,他跟他太太跑到你台中的另一個家敲門,去了好幾趟……」欣樺姊急忙對五弟說。五弟對於失和多年的三哥竟然願意去找他,顯得非常驚訝,他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陣,突然開口說了一句話,讓欣樺姊嚇了一跳。

  「你們……過來一趟吧!」五弟簡短的回話,讓欣樺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「老五,你是說?」「我說,找個時間,你們都過來吧!」欣樺姊等弟弟回心轉意,不知禱告了多久,如今突然一句話,事情就成了─門開了,心也開了。

  過了幾日,五兄妹相隔五年來、第一次團聚。那一天,五弟家的門不但打開了,而且他還買了蛋糕、菜餚,慶祝遲來的生日,也慶祝著欣樺姊曾經以為再也等不到的團圓。

  主說:「失喪的,我必尋找;被逐的,我必領回;受傷的,我必纏裹。」(以西結書卅四:16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