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

〈24/7禱告見證〉愛的禱告接力賽 迎來生命的曙光

時間一天天過去,昏迷的爸爸並未因聲聲呼喚醒來,各種家屬同意書讓我從信心宣告到灰心軟弱、止不住哭泣。當我禱告不下去時,牧者和弟兄姊妹不放棄的愛,帶來安慰鼓勵,也到醫院探訪。這股力量讓我能夠仰望耶穌,繼續傳代禱信到各禱告群組。曾經我想,爸爸能醒來就已是神蹟;沒想到,上帝預備的超乎所求所想。

│江雪娥姊妹
江雪娥姊妹(前排右二)在父親病危期間,很深經歷到上帝與主內肢體的愛。

一月五日接到家人打電話來,告訴我爸爸因為感染病毒,導致嚴重痙攣、抽搐,正在家鄉台東的醫院急救。在台北工作的我立刻傳LINE請求弟兄姊妹代禱,就在大家禱告後,我爸爸在幾分鐘之內就被搶救回來了。


然而,因著病毒已經擴散到爸爸全身,嚴重的痙攣讓他無法順利呼吸,醫生不得不幫他插管,也告訴我們未來24小時是危險期,必須盡快注射免疫球蛋白。但是,破傷風病毒在台灣已經非常少,院方緊急向全台各大醫院調度針劑;在等待的每一分鐘,我們心裏一直都是著急且煎熬的。

眼看預定的時間已過,卻還沒看到針劑送來,我著急地再度發代禱信給弟兄姊妹們,感謝主!針劑當晚就到了。

死亡的黑暗陰影籠罩

在加護病房的前三天,我強烈感受到死亡的黑暗陰影籠罩在爸爸身上。一起為爸爸代禱的姊妹鼓勵我要持續堅定地禱告,不要鬆手!但,接下來爸爸始終都在昏迷狀態。為了抑制病毒,醫生不得不施打重劑量鎮定劑及大量抗生素。儘管如此,醫生認為爸爸的病情很不樂觀,最後仍可能會因器官衰竭死亡。在那段期間裏,我還是懷著「爸爸會醒過來跟我們說話」的盼望,每天早晚都在爸爸的耳邊,奉耶穌的名宣告爸爸會醒過來。

姊妹們的鼓勵帶來力量,我一直迫切地禱告、呼求:「主啊!我爸爸還沒受洗,他一生過得這麼痛苦,求祢給他機會,讓他活著來認識祢,絕對不要讓他這樣悲悲慘慘地下陰間,孩子懇求祢!」我為爸爸信主禱告了二十年,真的很盼望看到他活著得救,我不想讓爸爸沒有得救,就這樣走了……。

時間一天天過去,爸爸並沒有因為我們的呼喚而醒來;相反地,我和弟弟常常要面對的就是簽各種家屬同意書,氣切、緊急輸血……眼看著深愛的爸爸受各種折磨,病情卻沒有起色,讓我非常痛苦,信心一天天消失,到後來我已經灰心軟弱,再也沒有信心為爸爸禱告,只剩下止不住地哭泣。那時,我真的想,爸爸要醒過來就是神蹟了。有一種很深的無力感─就像我想獨自扛起癱在病床上、靠呼吸器維生、毫無知覺的爸爸,想要爬到耶穌的腳前;還沒有走到耶穌那裏,我自己就先倒下沒命了。

感謝弟兄姊妹不放棄的代禱

當我禱告不下去時,牧者和弟兄姊妹仍堅持不放棄,除了持續為我們代禱,帶來耶穌的愛、安慰和鼓勵,也到醫院探訪禱告。這股力量讓我能夠仰望耶穌,在爸爸需要做各種治療及危難的關鍵時刻,繼續發代禱信到「真理堂─家人歸主聯盟」禱告群組和牧區小組、分區姊妹的禱告群組,因為我總想,雖然我已經禱告到無力,但至少我還有能力為爸爸發代禱信,那就繼續發吧!雖然也怕麻煩到別人,但這是我還能為爸爸做的。

很令我們家人感動的是,群組裏的弟兄姊妹,每次都耐心地寫下代禱的回覆,也有很多人在工作中仍傳送貼圖回應,讓我很受激勵。也很感謝主賜下我的區長寶芳姊,她一直很有信心地鼓勵我,帶著我不斷為我爸爸禱告、宣告,每次禱告幾乎都成就。她說,雖然耶穌到拉撒路那裏的時間比眾人預期的要晚,但是我們對上帝還是要有信心!小組姊妹們也都不住地禱告守望,根據我爸爸的病況細節來調整禱告內容,就像家人一樣。

在某次小組長總聚時,聽見姚牧師說,要向上帝禱告,讓我爸爸受洗後再走,讓我再次燃起一絲盼望。

連醫生都覺得是神蹟

感謝上帝,祂是聽禱告的主!四月初,我爸爸真的甦醒過來,並且意識恢復清楚,到最後還能自行呼吸、能說話表達,連醫生都覺得是神蹟!並且,爸爸好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了!原本性情猛烈的爸爸變溫柔了,對福音不再那麼抵擋。最後,爸爸在意識清楚的狀況下,表達他願意受洗歸主。

於是,在2017516日下午,我爸爸正式在病房受洗了!現場的人一起唱「奇異恩典」這首詩歌,將感謝讚美獻給上帝,天父的愛好強烈地運行在現場,爸爸哭了,我們也深受感動,好像親眼見到浪子回家的感動和回到天父的懷抱!在深度昏迷長達三個月後,我爸爸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了!

感謝主讓弟兄姊妹不放棄、不鬆手地持續禱告,也感謝上帝憐憫拯救我的爸爸。聖經中,抬癱子到耶穌面前的共有四個人,因此,禱告若有眾人同心合意地祈求更重要,感謝慈愛憐憫的父上帝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