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

恩典的傳承,世代蒙福

從外曾祖父葉學禮相信耶穌開始,葉家已經傳承了六代、約有八百多人,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受洗的基督徒。雖然親人分散在海內外不同的地方,但是許多人都不約而同地,在家譜內數算上帝在他們家族中成就的神蹟與帶領。

見證分享│薛立敏姊妹
採訪撰文│游  文(特約編輯)



        2010年一月,薛立敏姊妹陪著她高齡九十歲的母親薛媽媽(薛葉寶珍姊妹)回鄉掃墓。看到葉家五、六十位海內外親人齊聚在福建漳浦青果林,數算上帝在家族中六代親人身上彰顯的恩典與帶領,薛立敏心中充滿感恩。

       從大學教職退休的薛立敏姊妹,是家族裏的第四代基督徒,第五代的兩位女兒也是真理堂會友。目前全家都在真理堂穩定聚會。在幾年前,有感於母親年事已高,加上家族耆老逐漸凋零,發起了編修家譜的大工程。經過一年多的聯繫與奔走,她終於在2011年完成《福建漳浦青果林—葉學禮先生家譜》的編修工作。在整個過程中,她清楚看見到上帝在她們家族中的祝福。薛立敏說:「從十九世紀中,外曾祖父葉學禮相信耶穌開始,葉家已經傳承了六代,家譜收錄了八百一十九人。雖然中國在這個時期經歷多次戰爭,家國分裂,親人分散在海內外不同的地方,曾經有數十年無法互相聯繫;但是,各地親人絕大多數都秉持著從外曾祖父傳承下來的虔誠信仰,大家都不約而同地,在家譜內數算上帝在我們家族中成就的許多神蹟與帶領。」


蒙福的源頭 

       薛媽媽的祖父葉學禮先生,19世紀中葉出生於閩南漳浦青果林。滿清時期,閩南是中國最早對外開放的地區之一。宣教士來到廈門,將福音傳到漳浦,葉學禮先生是家族中第一位受洗的基督徒,自此福音臨到薛媽媽的家族。雖然家住在漳浦鄉下,家境貧困,但是葉先生堅持讓九個兒女都接受教育。

       薛媽媽的父親葉嘉俊在英國宣教士開設的醫院習醫,學成後,取得當時政府的行醫執照,曾任同安縣救世醫院院長,後來回到漳浦開設見安診所,秉持基督的愛,傳道人和貧民看病,都不收醫療費。

       薛媽媽有兩個兄弟,五個姊妹,同樣都受到良好的教育。大哥和三哥分別是廈門大學和福建醫學院畢業。大姊是師範學校畢業,二姊和五妹是助產士,小妹則唸到協和大學,薛媽媽本人和四妹也受過中學教育。

       根據薛媽媽的早年回憶,「我的父親教育兒女,都是以聖經的真理為本,禮拜日全家人都會上教堂作禮拜。慈祥的母親是牧師之女,不但教養兒女,也是父親行醫時的得力助手。」在薛媽媽的記憶中,不曾看過母親發脾氣。父親於52歲病逝後,家中重擔全由母親一肩扛起。薛媽媽感念父母親的身教言教時說:「和睦相處,勤儉理家的家訓,對我們子女的影響極深。」


恩典在台灣

       薛媽媽與薛伯伯來台灣後定居在屏東。剛開始,薛媽媽與幾位弟兄姊妹在一位陶老弟兄家的後院搭起草棚,邀請老兵和眷屬來聽福音,這就是薛媽媽最早在台灣參與建立的福音據點—屏東伯利恆佈道所。

       1954年,薛伯伯因工作轉調,舉家搬遷到台北。1967年薛媽媽被聖靈充滿,靈命被更新,這是她前所未有的經歷。她在禱告中求主指示,上帝給她一句經文:「這是正路,要行在其間。」(以賽亞書三十章21節)。從此薛媽媽在每週六下午都會打開家門,讓弟兄姊妹到她們家聚會,雖然沒有固定的傳道人主持,聚會方式如哥林多後書十四章的記載,完全由聖靈帶領,除了有方言、靈歌,也有病得醫治等神蹟,會眾漸漸多了起來。

       因著聖靈的啟示與感動,薛媽媽這位單純的婦女,在1968年的保守環境下,甚至勇敢地走進台北看守所去關懷女受刑人。她每週三固定到看守所探訪及傳福音。薛媽媽自述:「其實我的個性很內向,雖然剛開始她們不見得願意聽福音,我好像在自說自話,覺得很尷尬,但我不能放棄,她們看起來很苦悶,很需要耶穌⋯⋯我後來發現,她們其實也希望有人關心,有人可以傾訴。」

       後來看守所從愛國西路搬到土城,薛媽媽仍然年復一年、每週一次遠道前去。薛媽媽有一本筆記本,裏面記滿了二十年來陪伴女受刑人的記錄。「曾經有個被告被判死刑。我與她談過之後,知道她放棄上訴,原因是她的家裏沒有能力替她請律師。」薛媽媽深感不安,於是主動去幫這位死刑犯找了公設辯護律師,感謝主,律師竟然願意答應免費承接此案,最後這位死刑犯獲判減刑,免於一死,她也因此信了耶穌!

       除了在看守所的服事,薛媽媽從1970年開始,每個禮拜日中午還要搭車趕到內壢服事。兒童主日學從下午兩點開始,晚上還有成人的聚會,空檔時間,她就到附近眷村發單張。一直聚會到晚上十點才結束回台北,愛主的心非常火熱,也讓她的生命帶出更多榮耀上帝的服事。


建立基督的教會

       1977年,薛媽媽與愛主的姊妹弟兄在聖靈的帶領下,以「基督的教會」之名聚會幾年後,她們不滿足於家庭聚會的形式,決定尋求屬於自己禱告的殿。初期在南昌街租屋聚會,當時教會經濟很拮据,除了要負擔房租之外,教會裏所需的日用品都由弟兄姊妹們自由奉獻。後來南昌街房子租約到期,薛媽媽在羅斯福路于善堂的樓上找到另一個聚會場所。兩年之後,又搬到寧波東街。「這個地方只有約二十至三十坪左右,實在不夠寬敞。有些主日學的孩子們在上課時尚須委屈地在走道上聽故事。」薛媽媽說:「教會在搬了多次家以後,大家都感受到,教會需要有個安定的聚會場所。」

       這在當時的經濟環境看似不可能,但主卻讓薛媽媽看見一節經文:「看哪!我要做一件新事,如今要發現,你們豈不知道嗎?我必在曠野開道路,在沙漠開江河。」(以賽亞書四十三章十九節)

       上帝的話和應許給了薛媽媽力量,更加堅定去做上帝要她們做的事。1983年,在薛媽媽與姊妹弟兄辛苦的撙節之下,教會已有九十五萬的存款。起初想要找的房價大約都要兩百萬左右,還有一百多萬去哪裏找?

      「剩下的一百萬就憑信心。」薛媽媽說:「當時教會中的成員都沒有特別有錢的人,但大家都拚命奉獻。最後終於籌到兩百萬。」原本計劃找預算中的房子,但是看來看去,都沒有找到適合聚會的地方。後來看中一間屬於嘉新水泥公司的物業,教會長執們也都覺得合適,但屋主開價是四百萬,與預算差了一倍!當她們正在猶豫要如何討價還價時,沒想到屋主竟然對薛媽媽說:「你們不是信耶穌的嗎?去禱告嘛!」屋主的話提醒了弟兄姊妹們對主要有信心。奉獻目標就上調到四百萬。最後,在上帝的帶領與祝福下,他們真的湊足了四百萬,成立了「萬隆基督的教會」。上帝為愛祂的百姓所預備的福是不加上憂慮的,遠超乎所求所想。


視全家歸主為使命  

       1949年,大陸變色,在大陸地區的親人經過土改、勞改等浩刼,老家中的財產全部都被沒收,薛媽媽的三哥被鬥爭,在獄中因胃癌過世。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一無所有,但基督的愛仍然維繫著這個家族。薛媽媽說,雖然時局動盪,環境變遷,但上帝仍然賜福保守分散在各地的親人。目前在福建的姪兒不僅全家歸主,而且在廈門主理會眾人數很多的家庭教會。

       薛媽媽的大女兒薛立敏,藉著這次編撰家譜的過程,更加認識上帝在她們家族中的恩典。「從2007年十一月陪著母親返鄉募款修墓,到2010年一月參加葉氏子孫掃墓活動。我們不論在廈門或漳浦,親人們聚餐時總是談到上帝對葉家歷代的祝福。」薛立敏表示,此次家譜中蒐集到的人名有819位,家族中的親人現在居住的地方仍是以閩南地區為最多,其他則分散在大陸北京、杭州及港台美加等地。在從職業方面,葉家各代中都有多位從事醫學領域的工作,包括醫生、護士、助產士等。從事教育工作的也非常多,包括各級校長、主任等。第四代中還有多位全職傳道人。近年工商業發達,年輕的第四代、第五代有許多在私人機構任職。此外,第五代中有好幾位是音樂人。

      「我必叫你成為大國。我必賜福給你,叫你的名為大;你也要叫別人得福。」(創世紀十二章2節)

       薛立敏回應上帝的愛與恩典,在家譜的序文中提及,之所以編纂家譜,就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名。「從十九世紀中,外曾祖父葉學禮相信耶穌開始,至今葉家已經傳承了六代。雖然中國在這個時期經歷多次戰爭,家國分裂,親人分散在海內外不同的地方,數十年無法互相聯繫;但是,當開放兩岸三通,家人重逢團圓之後,我在編輯家譜的過程中,發現各地的親人,絕大多數仍秉持著從外曾祖父所傳承下來的虔誠基督信仰,大家都不約而同地,在家譜中數算上帝在各自的家庭中、所成就的神蹟與帶領。」分散在各地的葉家人同時也把「全家歸主」作為信仰的使命,使信仰得以在家族中代代傳承下去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