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

〈家人信主見證〉每當我抓住祢,在禱告裏

從當初被爸爸打出家門,到後來家人一個個蒙恩得救,在十六年的漫長歲月裏,儘管遭到逼迫、隔絕、冷待……曾金華真實經歷、見證了上帝話語的信實。她沒有停止過禱告,儘管眼淚讓她看不到前方的路,但是她只知道一件事:禱告會搖動全能上帝的手。

見證分享│曾金華姊妹
採訪撰文│姚愛文姊妹


       曾金華姊妹出生在一個傳統信仰的家庭,在家排行老么,從小看著爸爸疼姊姊,媽媽疼哥哥,年紀最小的她卻受盡冷落和言語苛責,她因此常感到自己是多出來的那個孩子。在家中,爸爸的管教,讓孩子感到拘束,身為女孩的她更是被嚴加看管。在這樣的環境裏,她覺得人生是黑白的。

       上了大學,她形容自己是脫離爸爸的魔掌,在外地讀書,終於可以不再屈就爸爸的掌控。就在大二的時候,她在學校的團契裏認識上帝,找到真實無條件的愛,隔年受洗了。那時候,她感到人生開始充滿色彩。不過,還有一件掛在她心頭的事──家人對她信仰的想法。受洗的時候,她不敢讓家裏知道,直到兩年後,在一次家庭聚會的閒聊裏,她的信仰終於被家人發現。


受盡逼迫

       當時她任職於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,是不折不扣的基督教機構,家人一問之下,才知道她早就受洗了!這個消息對傳統宗教的爸爸無疑是晴天霹靂,他氣憤之餘,拿起雞毛撢子,把曾金華一路打出家門,又把她的東西統統丟出去,並發出狠話要和她斷絕父女關係。接下來的幾年,她借住在哥哥嫂嫂家;然而,整整兩年的時間,原本最疼她的哥哥,卻沒有對她說過一句話,彷彿視她為仇人。

       在這段被趕出家門、又被當作叛徒的時間裏,曾金華心裏很苦,但她在上帝全然的愛和接納中不斷受激勵,教會的牧師、師母、弟兄姊妹也持續陪伴她。她相信惟有上帝是她的盼望,上帝所說「一人信主,全家得救」的應許必會成就,她常常流淚、也不停止地禱告。


先是爸爸

       大約十四年前,在中學教書的她收到爸爸的病危通知。原來,爸爸竟得了肝癌,已住院一段時日,病情突然急轉直下,情況危急。她很心急,擔心爸爸就這樣走了,卻沒有接受耶穌,怎麼辦?

       迫切禱告下,感謝主讓爸爸的病情緩和下來,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,曾金華趕緊請牧師到醫院探訪爸爸。那時曾爸爸意識清楚,但無法言語,牧師問他願不願意決志信耶穌?願意的話就按一下手,奇妙的是,爸爸照作了!於是牧師帶著爸爸作了決志禱告。最後牧師又邀請爸爸,在說「阿們」的時候,再按一次手,這一次爸爸也按了!這兩次按手令曾金華驚喜得不得了,難以相信那雙手就是當年因為她信耶穌,而用雞毛撢痛打她並將她趕出家門的同一雙手,主耶穌的恩典真是太棒了!

       三天後,曾金華接到另一位牧師的電話,牧師說他禱告裏有感動、要為曾爸爸施洗,而且要快!於是他們趕緊預備。施洗那天,爸爸難得地意識清晰,並且明確地說願意受洗,他的眼裏充滿光彩,到現在曾金華都難以忘懷。隔天,爸爸又進了加護病房,這次他沒有再出來了。上帝的時間很奇妙,一旦到了,進展快速又精準。


驚喜不停

       然而,面對爸爸離世前接受的信仰,媽媽並不承認,覺得那是爸爸在昏迷時所作不清楚的判斷,不算數!後來,曾金華曾經試著用輕鬆一點的方式讓嬤嬤漸進式的接觸教會,她帶媽媽來參加健康講座;沒想到,媽媽才剛走進電梯,手上的佛珠突然莫名地斷掉,滾散一地,媽媽很生氣,一邊撿一邊大罵:「我不要跟妳信這個基督教,妳看,害我的佛珠斷掉!」她大步離去,再也不願意踏進教會了!

       曾家人的信仰之路,在曾爸爸臨終受洗、藍天乍現的時候,又再度關上了厚重的門。媽媽討厭教會、哥哥拒絕對話,曾金華無能為力,禱告成為她惟一剩下可做的事。

       實際上,上帝沒有停止做事,祂是做新事的上帝。早在曾金華還借住哥哥家的時候,上帝福音的手已經開始伸向哥哥。那時,受到哥哥刻意的漠視,曾金華惟一的辦法就是拚命禱告,為她和哥哥的關係禁食禱告了兩次。就在第二次為期四十天的禁食禱告結束的那一天,兩年來未向她開口的哥哥,竟然主動來和她說話了!哥哥告訴她,他們夫婦打算要出國進修,日後這個家就交給她照顧。這件事帶給曾金華很大的鼓勵。

       不過,上帝所做的事不只如此。後來哥哥一家出國後,受到一對基督徒夫婦的接待,開始改變對基督信仰的想法,不再那麼排斥;之後,他們在國外開始接觸教會;回到台灣後,嫂嫂先受洗──就在爸爸受洗之後一陣子。半年後,哥哥竟然也受洗了!

       沒想到,哥哥受洗的事被媽媽知道了,媽媽很生氣,甚至跟哥哥吵架,可是哥哥很堅定,媽媽最後也只能妥協。因為爸爸走了之後,媽媽認為兒子是她惟一的倚靠,這下子兒子也信了耶穌,但是媽媽非常堅持:「你們信你們的上帝,我拜我的神,你們絕對別想動我的佛堂!」

    儘管媽媽抗拒,曾金華此時的福音行動已經不再孤單,有哥哥的大力相助了!

       有一次過年,曾金華回娘家,提議和媽媽一起看一個老姊妹的見證CD,那張CD是哥哥給媽媽的,當時媽媽不願意看的,此時在女兒的柔情邀約下同意了。影片中,幾位老姊妹說出自己生命改變的故事,媽媽看完以後說:「信耶穌好像也不錯!」哥哥更把握機會,邀請媽媽參加教會的長青團契,她也同意了。巧的是,負責接待的正好是影片中的一位姊妹,媽媽一眼認出她,興奮地說:「我有在電視上看到妳!」後來她成了團契的常客。

       上帝聽曾金華的禱告,為爸爸的,為哥哥的,當然也聽為媽媽的禱告。她看著媽媽在團契裏越來越喜樂,交了朋友,又學會禱告,自爸爸去世以來的低落心情,也明顯淡去。到有一天,她從當初說絕對不信基督教的媽媽口中,聽到這句話:「妹妹,媽媽要來受洗!」


許多子粒

       媽媽是個很會傳福音的人,她覺得這麼好的消息一定要跟別人講,她到處作見證,搭計程車的時候跟司機說,去醫院探訪的時候跟患者說,好多人跟著她來到教會,現在她已經是兩個小組的小組長了!

       媽媽的信心不僅如此。她繼續把好消息分享給姊姊和親戚,現在福音從親戚家又傳到他們的親戚家,福音仍在擴散。曾金華認識到,「在後的必要在前」,這句話是真的;「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裏死了,仍舊是一粒,若是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」,這句話也是確實的。

       看著家人一個一個歸回主名下,曾金華把榮耀都歸給上帝。她在原生家庭中說話是沒有份量的,可是她懂得向最大的那一位呼求,就是那位全然愛她、樂意聽她說話的上帝。在她被趕出家門的時候,在她被仇視的時候,在她被一次次拒絕的時候,她堅持來到上帝面前,流淚禱告、禁食禱告、情詞迫切地禱告,每一個禱告,上帝都聽進去了。


禱告大能

       這些年來,她清楚自己領受代禱者的呼召,她每天的生活從清晨四點鐘的禱告開始,她深深明白禱告帶出的結果,是人不能做,但上帝都能做的。喜愛禱告的她不僅認識禱告的大能,她更享受與上帝在一起的親密,她說,禱告不是要求上帝去做一些事、去讓我們的家人信主,上帝自己要做事很快,而祂要跟我們同工,透過我們的禱告斷開仇敵的鎖鏈。她更把握每一次禁食禱告,因為當我們一禁食禱告,仇敵都害怕了,禁食禱告是最好的武器。

       對於在禱告上需要信心的人,她的鼓勵是要抓住上帝的話,並且「不要放棄,要對上帝有信心,即使信心只像芥菜種那樣大,它卻可以長出來,有小鳥棲息在上面。信心要澆灌,要跟上帝連結,才有聖靈的能力,禱告才有力量!」對於傳福音給家人,她說:「也不用給自己太大的壓力,想著要怎麼說、怎麼做,當我們奉主的名禱告,人的心就會柔軟,有時候不用你自己去傳,上帝會自己差派合適的人事物,帶領你的家人一個一個信主,而且愛主。」倚靠上帝,仰望等候,全家歸主,曾金華姊妹的家就是一個美好的例子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